5分快3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社会 > 《我们与恶的距离》探讨了“公民与社会”的一

《我们与恶的距离》探讨了“公民与社会”的一

发布日期: 2019-11-24 19:5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拿近几年的影视创作举例,《我不是药神》的故事灵感源于编剧韩家女在央视《今日说法》栏目上看到的一则新闻,新闻原标题叫《救命的假药》。

  还比如《人民的名义》热播期间,就有网友争着谈论剧中的副国级人物原型到底是出自江苏、重庆还是出自江西?也有网友说周梅森的故事原型源于江苏地方案。

  还比如即将要开播的《破冰行动》取材自2013年广东开展“雷霆扫毒”系列行动中的陆丰扫毒、歼灭“亚洲制毒第一村——博社村”这一真实事件?!镀票卸繁嗑缰坏某掠略缒昊剐垂墩鞣?,而《征服》的创作方法是遵从高群书的“采风创作法”,《征服》里黑老大刘华强的原型就是石家庄市当年有名的“黑老大”张宝林,刘华文的原型就是张宝林的弟弟张宝义。电视剧《征服》中的许多画面透露出石家庄的地名、建筑名,这也都是张宝林案所涉及的地区。

  而中国大多数取材于新闻(真实案件)的影视剧,更多的是聚焦在罪案的过程,出现在的题材多半是涉案剧。到了《我不是药神》才开始探讨犯罪背后的社会体制问题。

  同样取材于新闻素材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其主题却是国内影视剧比较少见的:犯罪的本质和根源、公民于社会的关系、法律和道德的关系、问题、问题。

  从形式主体上《我们与恶的距离》是一部生活剧,所以它的主题也包括:原生家庭下的子女教育问题、职场问题、婚姻关系等等。

  因为《我们与恶的距离》主题的起点很高,在表达上《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在探讨而不是下结论、它探讨的是根源而不是表面、它的表达是开放式的而不是封闭式的。

  《我们与恶的距离》里公民与社会的关系是统一的而不是割裂对立的,如果不明白这个逻辑,公民与恶的距离就近在咫尺。

  2012年至今,发生了6起以上的无差别杀人案?!段颐怯攵竦木嗬搿肪缰猩婕暗搅松ナв鬃拥那榻?,故事原型就是2016年街头发生的“小灯泡事件”,即“ 3·28台北内湖随机杀人案”。该案件在一审和二审的时候,凶手都被以有精神病史为由不能被判处死刑,最后迫于的压力,凶手判处死刑。

  案发当天主席、总统当选人蔡英文透过发言人王闵生表示“痛心与不舍,要从教育、经济安全及心理健康等层面根本强化,彻底防杜这类型犯罪的滋生。”国立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李茂生表示这种事发生的周期会愈来愈短、频率愈来愈高,死刑与强制治疗无法解决问题,需要从改变社会结构开始。

  这起案件发生后,团体“白玫瑰关怀协会”在Facebook上贴文号召网友“自己孩子自己救”,并举办,向新旧政府表达反对废除死刑的声音。

  网友罗列了中国刑事案件中的“十大杀人狂”: “1·6南京枪击抢劫案”的周克华、香港肢解案的林过云、云南大学生、制造陕西48起命案的龙治民、石家庄3·16特大爆炸案的勒如超、制造67起命案的杨新海、中国刑侦一号案白宝山、“微笑杀手”赵志红、特大杀人案件犯罪人董文语、杀人狂魔段国诚。

  这些犯罪分子大多数缺乏健康的心理,受家庭条件的影响较大,在社会阶级上大多处于下层阶级,社会地位较低。经济关系、职业地位关系、贫富悬殊、失业、人口的密度、人种的不同、、教育、宗教、风俗习惯、气候、天灾、地域环境等都是诱导犯罪的重要原因。

  北欧的治安是全球范围内治安最好的地区,瑞士高度繁荣,社会治安非常良好。每10万人的命案发生率为0.5,数量在40起左右,挪威社会福利相对很高,每10万人的命案发生率为0.6,数量30起左右。也就是说,即便是治安最好的地方,犯罪问题依然不能杜绝。

  不能杜绝是很多时候我们忽略了犯罪的根源?!段颐怯攵竦木嗬搿分杏芯涮ù剩?ldquo;一个案件的结束,并不是判刑就没了”。法律和体制没法从根源上杜绝“再犯罪”。

  《我们与恶的距离》重点不是案件,是案件的“背后”和“后续”。 律师王赦在第一集开头就替杀人犯李晓明辩护的目的就是通过和犯罪者的交谈,获得犯罪者的犯罪动机,以此来预防“再犯罪”。

  减少“再犯罪”,教育是很重要的一环,这种教育包括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包括心理健康教育、法制教育、道德教育等。

  另外我国宪法修正案在逐步减缓死刑的罪名,同时还进一步提高了对死缓罪犯执行死刑的门槛。严控死刑、逐步减少死刑是中国刑法的方向。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人们对身体刑使用得越来越少,而且逐渐被财产刑、资格刑和自由刑所取代,死刑的执行方式也越来越文明。人道主义者认为,天赋,人的生命只能自然结束不可以剥夺。处以死刑与杀人同样残忍。法律对的尊重是一个国家进步的反映。

  同时编剧精心编织了四组家庭的关系网:应思悦和李大芝是室友关系,李大芝和宋乔安是职场上下级关系,王赦是李大芝哥哥的辩护人。

  1.儿子的去世导致宋乔安意志消沉,职场脾气暴躁遭下属吐槽;和女儿关系不和睦;和丈夫关系不和睦。

  这种“破裂”的家庭会对下一代子女的成长造成重要的影响,就像剧中刘昭国对乔安所说的:“女儿需要一个健康的妈妈”。

  一季度的国产爆款剧《都挺好》将原生家庭的话题推到一个新的热度,而《我们与恶的距离》编剧吕莳媛像探讨的主题中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原生家庭和社会和谐的关系。

  原生家庭对我们的影响如同遗传密码一般,刻进我们的人格、行为模式中。许多心理学研究早已证明:早期生活经历,特别是原生家庭对个人性格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个人的生活会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甚至会决定个人的一生幸福。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因为李晓明父母因为儿子的最新向社会道歉,从这个角度来看,公众对李晓明父母的践踏则成了一种施暴。

  “网络暴力”和“网络权利”有时候只有一线之隔,公民看似是在行使自己的的公民权,当集体的形成一种并不善良的力量的时候,公民自己与“恶”的距离就越来越近。

  那最近的事件来说,赵立新的不当发言可能会波及到其出演的多部待播剧目,这些剧目本身无罪,如果按部分网友所提倡的“”赵立新,那这些推波助澜的言论是不是又成了这些无辜剧目的施暴者。

  《宪法》规定公民权利和自由中包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权。但是言论自由一旦掌控不好边界,就容易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人民日报评咪蒙:自媒体不能搞成精神,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当文字商人没错,但不能尽熬有毒鸡汤;不是打鸡血就是洒狗血,热衷精神,操纵大众情绪,尤为可鄙。若不锚定健康的价值坐标,道歉就是暂避风头,“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就变成一地鸡毛。

  公民即社会,社会即公民。构建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有序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离不开每个社会主义公民的努力。

 

5分快3